覺得心情沮喪人生沒意義?試著從夢裡去尋找答案 與自己和解


覺得心情沮喪人生沒意義?試著從夢裡去尋找答案 與自己和解

示意圖/ingimage

象徵生活

象徵生活如果能以某一形式呈現出來,纔可能有心靈健康。沒有這一點,自我將從超個人的源頭疏離而去,成爲巨大焦慮的受害者。夢因此經常傳遞出某種源頭的感覺,試圖療愈遭到異化疏離的自我。下面所講的這個夢,就是這樣的例子。夢者處在自我-自性異化疏離的這個問題上掙扎,生活和能力上十足的沮喪、無價值與無意義等感受,將她困住了。於是她就做了這個夢:

喊成立「人口发展委员会」解决少子化 柯文哲抛延长产假、10万养育津贴

這個夢對做夢者產生了強而有力的影響。對她來說,這個夢是某一種療愈。與她生命意義有關的那個長期問題,現在有了答案。但答案是什麼呢?剛醒的時候,她忘記了那位長者和她說了些什麼。然後突然間,她想起了自己在書中讀過的一則古老的猶太傳奇故事,她意識到這個故事的核心正是這位牧師-拉比正在和她講的內容。那個傳奇故事是這樣的:

夢將這個美好的傳奇帶進了做夢者的心裡,這是說明了自我-自性軸運作一個很好的例子:自我-自性軸將自我的源頭與意義帶進了意識,並且喚醒了象徵生活。這位男性牧師兼拉比的長者,他的形象代表的是榮格所謂的「智慧老人」原型。他是靈性的引導者,會帶來智慧與療愈。我認爲他是自我-自性軸的擬人化。他是牧師和拉比的結合體,雖然講的故事不屬於任何一個宗教體系,但兩個宗教和象徵皆獨立的傳統卻結合在一起。在出生前自我起源的所在,這主題是囊括了許多相關例子的原型意象。譬如在柏拉圖的《斐多篇》裡,就對此有着細膩的描述。按照其中的講法,所有的學習都只是回憶,憶起內在之前就存在、卻暫時忘記的知識。這一點以心理學的方法來說,意味着人類經驗的原型形式是事先存在或是先驗的;它們只是在等待着生命歷程的某一特定時機,好具體成形。柏拉圖學派的記憶論(theory of reminiscence)有時也會以夢的敘述來呈現。人也許會夢見自己捲入某個重要事件,隱隱約約覺得這事以前就發生過了,接下某些早已確定的計劃會出現。有人提到他做了以下這樣的夢:

這個和一篇古老的諾斯替故事很類似。這篇諾斯替故事和前面提及的猶太人傳奇有很多相似之處,但進一步展現了靈魂是如何甦醒的,並且記起了原來在天堂的源頭。當今的譯者將這段傳奇取名爲〈珍珠頌歌〉(_e Hymn of the Pearl),我從漢斯.喬納斯(Hans Jonas)的書裡引用了其中一段,但略作刪節:

這篇迷人的故事是關於分析心理學上意識層面的自我如何起源和發展的理論,是段相當美好的象徵表達。自我一開始比較像是皇室或天國家庭裡的孩子。自我和自性或原型心靈這些都還是同一的原初狀態。然後它開始從天堂離開,去執行一項任務。這也就是意識發展經歷中必要的歷程,自我因此而從無意識的母體中分離出來。當他來到了陌生的國度,他忘記了原先自己的任務,陷入了沉睡。這處境相當於自我-自性異化和無意義感的狀態。來自父母的信喚醒了沉睡中的他,提醒他的使命。意義於是回到他的生活之中。自我與它的超個人起源頭之間的聯繫,於是重新建立起來了。

我認爲這一過程等同於象徵性的覺察終於的甦醒。這篇故事與牧師-拉比那個夢,兩者之間有一種特別有趣的相關性。在那個夢中,做夢者聽完了智慧老人的話,說:「他讓我和一些我自己許久以前就明白的東西有了連結,早在我出生之前就明白的東西。」同樣的,在〈珍珠頌歌〉裡,主人公讀完信後說:「信上的話,就像是原來寫在我心上的。」在這兩病人例中,個體都回憶起了一些他以前就知道,但後來忘記了的事:他原有的本性。

圖爲《自我與原型:深度剖析個體化與心靈的宗教功能》書封。心靈工坊提供

奴家思想

在〈珍珠頌歌〉的故事裡,覺醒是透過一封信來完成的。這封不斷變幻的信,意謂着這確實是個象徵,整體的意義是無法以單一的具體意象可以來涵括的。這是一封信,也是一隻鷹。除此之外,還可以是全然是話語的聲音。當踏上歸程時,這封信又再一次變形,成爲了指引道路的明燈。如果我們的夢中出現了這樣變化豐富的意象時,我們就可以肯定,這必然是個特別強大和活躍的意象。

異世

※本文爲心靈工坊出版的《自我與原型:深度剖析個體化與心靈的宗教功能》,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沈建宏到市场摆摊遭酸 曹西平怒:什么叫沦落

台啤6冠王朝推手 刘华林66岁过世